米英 - APH 黑塔利亞W學園–我只喜歡你! ( 2 )

★此篇作品,延伸至Axis Powers ヘタリア,與實際存在的國家、人事物均無關聯。

CP:主要米英、獨伊還有一點點的法英…

 

 「唔、啊啊啊…是、是學生會長。」威尼斯諾看到迎面奔來的亞瑟,就反射性的躲到路德維希的背後。

「喂、喂…你當他會吃了你嗎。」路德維希傷腦筋的朝威尼斯諾的小腦袋瓜敲下去。

可這一敲,卻沒聽到平時的哀號聲,愣了幾秒,之後便擔心問道:「喂,威尼斯諾你怎麼了嗎?」

不會這一敲,就把他敲傻了吧?

「路德,你不覺得會長他的樣子怪怪的嗎。」威尼斯諾微微的抬起頭來,疑惑的看著路德維希。

「啊,應該又是慣例吧。」真是的,那兩個成天吵阿吵,都吵不膩阿。

「……是這樣子阿,路德、路德,他們很奇怪耶,明明是互相喜歡,為什麼還要一直吵架呢…只要說Ti amo就好了阿。」威尼斯諾輕輕的靠在路德維希因為鍛鍊,而強健的胸膛上,「路德、路德…我突然覺得阿,現在的我好幸福耶。」

「…呃、喂,你別在這種地方…」

「路德,Ti amo。」話落,威尼斯諾就朝著路德維希猛的撲上。

「唔哇,笨、笨蛋!」

 

 

「呼哈……」

亞瑟停下因為跑太久,而疲累不堪的雙腳,坐在庭院最角落的長椅上。

想不到,一路跑了這麼遠了……

亞瑟抬起頭仰望著天空,喃喃道:「好藍,一片雲都沒有……」

再也無法抵抗地心引力所拉扯的淚珠,一顆顆的滑過雙頰,並滴落在乾裂的泥土上。

「可惡……」我怎麼這麼沒用。

亞瑟逃避現實般的,將自己的身體蜷曲起來,繼續無聲的哭泣。

他們,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,我怎麼完全沒發現,還像個傻子一樣喜歡著他……這不就跟以前一樣了嗎。

 

「哈囉,親愛的小亞瑟,怎麼一個人像個毛毛蟲似的縮在這咧。」

咦,怎麼這麼安靜,平時這樣說他,他不都會馬上跳起來大罵"什麼毛毛蟲,你這個紅酒混蛋"之類的話,然後開始施暴嗎?

「小亞瑟,怎麼了,有什麼需要哥哥的嗎?」

「……你˙給˙我˙滾˙紅˙酒˙混˙蛋!」

亞瑟蜷曲著身體,而警告的話語,將字的語氣加重,並單字單字說,只是為了掩飾自己正在哭泣的事實。但亞瑟這不尋常的反應及口氣,還是被法蘭西斯看穿。

「小亞瑟,怎麼,在哭嗎?」

法蘭西斯不怕死的坐到亞瑟旁的空位上,將手輕輕的撘在他的肩膀上。

「誰在哭,放開你的手,滾!」亞瑟依然不願將頭抬起來。

「喂,小亞瑟你就把臉抬起來給哥哥看看嘛。」

話落,法蘭西斯就用力的將亞瑟的頭硬拉出來。

「混帳,你做什麼……不要鬧!」可惡,全都被看到了!

「怎麼哭的這麼慘哪……哥哥我看的真心疼。」眼睛竟然哭的這麼紅,還有那鼻涕……實在是流的很難看、很骯髒阿。

法蘭西斯對亞瑟那張哭醜的臉,實在看不下去,於是一隻手抓著亞瑟的臉,避免他避開,另一隻手從口袋掏出一條純白色的手帕,替亞瑟擦掉殘留在臉上的淚珠,及……鼻涕。

「法、法蘭……你個紅就混蛋,放、放手,不需要你因為同情我、可憐我,而替我擦!」

亞瑟紅著一張臉,拼命掙扎著。

「我說小亞瑟阿,你真的以為哥哥我只是因為同情你、可憐你,所以才要關心你的嗎?」

跟以往不同,法蘭西斯異常認真的詢問,反而讓亞瑟說不出話,只好別過臉保持沉默。

「不想回答嗎?算了,認識這麼久,哥哥也不是不知道你的性子了。」法蘭西斯頓了一下後繼續說到:「不過,有一點我至今無法理解,為什麼你就那麼執著於那個人,為什麼你就那麼放不下他?」

不、不要……不要提到他……「少、少囉唆。」亞瑟心痛的握緊拳頭。

執著嗎,我還該繼續堅持下去嗎?

亞瑟才想到那個人,眼淚又不爭氣的開始在眼眶裡打轉。

 

「果然,這次也是因為阿爾弗雷德嗎?」

法蘭西斯邊苦笑著,邊將手撫上亞瑟的臉頰,用手指輕輕的滑過他的眼,拭去即將掉落的眼淚。

「哥哥我就不懂了,小亞瑟你為什麼不選擇我,而是要選擇那個一直讓你受傷的毛頭小子?」法蘭西斯輕輕的撫摸著,亞瑟因為哭泣而通紅的臉頰。

「究竟是為什麼呢,哥哥我到底哪裡比不上那個毛頭小子,明明一再讓你受傷的都是他,以前也好現在也罷,未來呢,難不成你的未來都要敗在他的手上嗎?」

「我……」

亞瑟面對法蘭西斯咄咄逼人的問題,卻無法給予任何的解答,猶豫……

「小亞瑟,放手的可是阿爾弗雷德啊!」

 

 

 

 

……待續。

=============我是分隔線==============

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……

又千字過去,米英勒!?

怎麼這篇都是來串場的啊啊啊啊~~~~

 

主要CP怎麼還沒有出現(抱頭狂滾)

 

獨伊的部份,夜只是想表達……亞瑟和阿爾弗雷德他們對彼此的感覺,是連笨笨的威尼斯諾都知道了XDDD

好瞧不起威尼斯諾喔(汗)

法蘭西斯的部份……(默)

 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偶的好碰友和偶像們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